超哥请客

给超哥朋友圈发了条评论。他回复:聚吗?于是又到他店里蹭了一顿。

超哥其实比我小一岁。朋友之间叫着玩,我叫他超哥,他有时叫我韩老师,有时叫我磊叔,有时叫我磊哥。没有什么特别含义。

超哥前些年是一本杂志的骨干。传统媒体衰败,他也辞职出来,一头扎进餐饮业的苦海,从一家店到两家店和更多店,从席面菜到米粉,生意做得有声有色。就算去年今年有疫情影响,起码还能保本,已经算不错。

超哥的餐厅主打常德菜,特色食材都从他老家运来。每回叫我去吃饭,总要上一道砂锅甲鱼。甲鱼裙边软糯,充满胶原蛋白。好吃。可是我更爱那些“小”一些的菜式,例如季节限定的樟树港辣椒,只用特别少的油和一些盐煎透,下酒下饭都是一等一。前天试了一道肚条,又嫩又弹,椒麻口,吃得停不下嘴。

超哥的常德菜餐厅叫做“有米坊”,风格相对传统。米粉店叫做“小粉仙”,装修日式风格,天天顾客盈门。我只在有米坊吃过米粉。有空时,得去小粉仙尝尝。

菜是常德菜,酒是白酒和威士忌。我有事先离开。深夜打开吃饭的微信群,看见他们闹得正欢。有饭吃,永远是幸福的事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