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Unix传奇:历史与回忆(Unix: History and Memoir)》译者序

Unix的主要创造者肯·汤普森到贝尔实验室面试时,沿计算科学中心走廊漫步,两边办公室上的名牌写满了他听说过的人名。这就是我读这本书时的感受:书中提到的许多名字,早已如雷贯耳。在我心目中,他们全是大神级人物,高高在上,凡夫不可亲近。

全书译完,这些人从神坛走下来,就地现出极客真面目。无论做出什么非凡成果,原来,他们全是不折不扣的程序员。以我之见,程序员的追求就是让机器听话,让工作自动化,让人类生活更美好。昔年Unix核心团队乃至于贝尔实验室计算科学研究中心的一众精英,无疑都是秉承这个初衷,尽展所长,才做出如此辉煌的成就。

几十年过去,“让机器听话”部分演变为“让机器听得懂人话”。人工智能科技进步巨大,在一些领域,机器展现出可观的能力,替代了相当部分人工劳动。在翻译这本书的过程中,我大量使用了DeepL翻译工具。有时,DeepL给出的译文可以用“惊艳”来形容;就算是那些不够出色的译文,七成也能达意。这意味着,对于非文学类作品,自动化翻译工具已相当接近初译的要求水平。即便不能完全替代人类译者,自动化翻译工具在很近的未来也将成为人类译者的亲密伙伴。人类译者也许最终会变做审校者。

另外一方面,机器也在赋能与人。例如,我目前关注的AR(增强现实)领域,已有许多技术可以让人看得见原本看不见的东西。在某个项目中,警员佩戴AR智能眼镜巡逻,三个月内识别出近400个重点管控人员。在另一个项目中,无人机搭载违法识别和车牌自动识别技术,极大地提升了交警处置效率。机器与人共同进化,未来可期。

本书作者认为,宽松的环境、稳定的投入、专业人士是贝尔实验室成功的要素。我翻译的《梦断代码》恰好是这种看法的反例。没有期限、几乎无限量的资本、十几个精英程序员,只换得美梦破灭。世界已经变得不同。开放源代码、远程协作、增长黑客……开发模式与商业模式相互促进,“数据”变得与“代码”和“算法”一般重要甚至更重要。可以预见,计算与连接将遍及万物。生活会更好或更糟?我相信一定会更好。

我的老朋友陈硕认真阅读了译稿,提出许多修改意见。术语方面的意见我几乎照单全收,其中有一些错译或文字不准确是我疏忽,但大部分完全是因为我的知识储备不足使然。至于文本、语句方面的改进意见,我保留了大部分原译。盖此事关乎个人文字风格,见仁见智,留待读者批判吧。算来我与陈硕已有十几年没有见面,各自做着自以为能让世界更美好一点的事情,这大概算是程序员共有的一点小情怀吧。

韩磊 2020年9月

(本书中文版即将面世)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