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见,北京

2003年12月,在一个残雪堆积的冬日下午,几位朋友从机场接到我,又一起去国展家乐福买被褥。那晚吃的是川菜。微醺,坐在铺了天蓝色床单的床边,看着地上尚未拆封的箱子,我想,北京,我来了。那年,我28岁。

2005年1月4日,CSDN从静安中心搬到兆维工业园。那是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夜。在旧办公室等到最后一车物品运走,已是凌晨时分。到24小时开张的7/11买一杯热红茶,双手捂着,借那点热量独自走回租住地。雪是那么大,越堆越厚,步履维艰。那年,我30岁。

2009年9月,离开北京。那是一个北方已感风凉,南方仍如火炉的秋天。酒后,坐在朋友的车上,奔驰于夜间少车的四环路,车窗全开,我看向窗外。风直往嘴里灌着,我看见城市灯火逐一闪过。想起,今年,我34岁。

六年,有许多的人,许多的物,许多的事,也如这些灯火般流过眼前。六年,我能做的已经努力做了,而该做的却没有全做到。六年前,我带来几箱书;六年后,我还带走几箱书,还有稍明事理的一颗脑袋。我要感谢所有的朋友,是你们,给了我成长的鼓励与宽容。

北京,谢谢。再见,北京。

“再见,北京”的12个回复

  1. 祝福韩磊,能够在广州过得一样好。依然记得从静安中心搬家的那一天,深夜,有雪,冷。

  2. 一直订阅你的博客,今天刚一上班,收到的居然是这封,心里不知为何有些落寞。博客写得有些感伤。

  3. 国际通信展上是最后一面呀,没想到十一之后给你打电话就找不到您了——这么大变化,本来想和您合作个百万级的项目 几乎不用金钱投入,只需资源整合,也不需要地域限制;
    如果您想作为公司化的运作,那就需要投入些钱,但也不多,就是10万绝对够——30万也可以马上成就知名公司。不知道你感兴趣否

    qq:zuiniuqigai@qq.com

  4. 以前看韩老师翻译的书,后来一直关注韩老师的博客,虽然不知道有了什么变化,不管怎样,都祝你一切顺利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