签证记

因为要去报道IBM Lotusphere 2007的缘故,得申请赴美商务签证。数年之前,陪某老师去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,就惊叹于签证处门口盘蛇状绵延里许的长队;现在要我这个珍惜时间的懒人去排队,真是不太人道的要求了。

其实在面签之前,是需要电话预约及在线填写申请表格的。这两步已经让我吃了苦头。

首先是电话预约。美国人没有充分利用我国发达的声讯电话及短信互动平台,自己做了个Call Center,用自己的电话卡系统。还好这个系统支持在线支付,按我一贯的做法,自然是用招商银行的卡付了帐,然后坐等卡号发到邮箱。等了一晚上,还是音讯全无,只好乖乖到中信银行付现金买卡。36块钱,换得8分钟通话时间。

不过使馆的Call Center系统还是不错的。虽然前面也有许多公告发布,然后需要按数次按键才能真正进入咨询,但这些前置步骤,是不需要付费的(网通收取的电话费另计)。直到输入密码,开始计费后,步骤就变得很简单,似乎是直接可以选择到话务员服务。电话线那头说的是标准普通话,注意,不是北京话,也不是洋腔洋调的那种,几乎让人以为是机器模拟的。为了确认是人在说话,我还和她开了个玩笑,内容此处欠奉。在确认对方是人及报上护照号码、签证类型后,得到一个预约号及预约时间。第二可恨的是这只花了我4分钟的通话时间,剩下4分钟就浪费了。那么第一可恨是什么呢?那就是刚打完预约电话,邮箱就收到了昨晚在线付款购买的电话卡号。电话卡退款巨麻烦,有需要的同学请联系我,免费奉送。

接下来的在线填表,简直就是在挑战我的耐心极限。由于台湾地震的影响,美国使馆网站很难连接,好不容易连接到,又下载不了DS-156表格;好不容易下载到,又发现机器上没有装Acrobat Reader插件……搞了半天,想起来家里没有打印机,只好第二天到公司重新做。

孰料公司网络根本连不到表格网页!情急之下,请网管兄弟拨通ADSL,再试果然可以下载。下载是可以下载,也还看得懂,所有格子填完后,按要求点击“Continue”,提示出错,说家庭住址第一行格式不对。检查吧,15T, 19 Jiangtaixi Road,没错啊。再点,还是出错。难道是机器的缘故?换别人电脑再试,仍然不行。是IE的问题?换FireFox问题依旧。简简单单两页表格,整整填了3个小时还没搞掂。我觉得,这肯定就是传说中的人品问题。按说每年这么多人申请美利坚合众国签证,都得填这个表,为啥就俺通不过呢?

就在打算请别人帮我填之前1秒钟,我再看了一眼出错那行,有些怀疑地删掉了15T后面的半角逗号,这次居然通过了。从学用英文写地址开始,我就肯定一定以及确定地知道,大小地址之间(如房号和楼号之间)是要用逗号隔开的,即便是叛离传统的美国英语,同样如此。而且,为什么地址第二行、第三行和第四行,又可以用逗号呢?郁闷之余,没忘记打印表格,再填好DS-157并打印,就等1月10号面签了。

面签当日,我6点钟就自然醒来。出门恐惧症小小地犯了一犯,两次上厕所还觉得肚子不舒服,出门时是7点30分。的士司机不知道签证处在哪儿,我也只是大略知道在秀水市场附近。不认路的司机带着不认路的我,直奔新加坡使馆以北。看看情形不对,我当机立断,下车步行问路。原来,美国使馆签证处,就在秀水市场的西北,站在建国路边,面对市场,从左边那条小道一直走进去就到了。这下好,约的8点1刻,还真是准点到达。

朝阳区政府在签证处以南的路东,开了一个服务大厅。从大路进入签证处范围,只留有一个小小的旋转栏杆通道,而服务大厅的“签证”二字又如此之拉风,所以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都晕头晕脑直接进了服务大厅。美国使馆声明,该大厅乃是由朝阳区政府开设,和使馆没有任何关系,使馆也没有从收费项目中分得一杯或半杯羹。声明很严正,但是大厅内的LED屏幕,却能看到预约面签申请人名单和预约时间,显然这个大厅绝对不是区政府独断专行的结果,多半跟老美还是有一些沟通吧。

公平地说,这个大厅还是相当有必要设立的,因为美国使馆并不提供除面签以外的其他服务。如果你没准备好相片(我就是!),或者忘记复印邀请函(我就是!),或者不小心带了手机或其他电子物品(很多人都是!),都能在这个大厅内解决。当然,这些全都要收费,而且费用不菲。例如,照相是30元人民币换得两张50x50mm的标准照,而复印则是1元人民币一页(A4幅面)。

从大厅出来,口袋里少了三十一块钱,走路也轻快(?)了许多。 在进入真正的签证大厅前,要经过两道武警的护照检查,和一道签证处中国雇员的安全检查。十个人十个人放进室内,等待的时间大约是20分钟左右。在门口排队等的时候,我后面有一男子,若有所思地看着墙上贴的“不允许带手机进入使馆”通告,达数分钟之久。俺正窃喜早上出门前果断放下手机的英明之举,这位看通告仁兄的裤兜中,突然响起了铃声……,所有人都笑了起来,除了他自己。有人善意地告诉他,不允许带手机进去的。这位仁兄一脸无辜状:啊?还有这种事?我心里笑得打跌,脸上可没露出来——哥哥,您看半天,这短短三行字,就愣没发现上面写得清清楚楚,手机是严禁带入的吗?

该仁兄跑到服务大厅存手机的当口,又有十个人被放进去。我是跟着后面这拨的。数着1,2,3,4,5,6,7,8,到第九,就是我了。后面一个小姑娘跟着进来,问我:有我吗?有我吗?

我说:有,我数着呢。

她说:我记得是站在你前面的啊,怎么突然到后面了?

我说:那你站到前面来吧。

她说:没有没有,我是开玩笑的。

俺三十多啦,早过了和小女孩调情的年纪,所以正色道:不差这两个位置,里面还得排几道队呢。便走到她后面,不但走到她后面,还又多让了一个西装动物到前边。当然我先计算了一下,算上我,这几个人肯定是一拨的,谁先谁后都一样。

进入签证厅后,要排三次队。第一次,递交申请材料;第二次,按指纹;第三次,面谈。周围都在抱怨美国人管理有问题。但仔细想想,他们这样设置,虽然看上去没效率,但整个系统运转却是顺畅的,不会在任何一个环节形成瓶颈。实际上面谈最耗时,所以前面设置的两次排队,腾出了缓冲时间,在真正面谈之前,已经把申请表格上的barcode扫描,并将其中的信息分配到签证官电脑里面了。

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,就是颜色牌的设置。每5、6个人会发同一类颜色牌,颜色牌上有两种颜色,例如粉色和黑色,就叫粉黑,绿色和蓝色,就叫蓝绿,上面也用中文标出颜色名称,方便色盲辨识。持有同一类——如粉黑——颜色牌的,就是一组待处理队列。无论是在按指纹窗口,还是面谈窗口,都按组处理,而组的先后顺序,则是在内部排序,并不公开。所以你不会知道自己所在的组还有多久会被叫到。有趣的是,其实在每个环节很快就会被叫到。大家觉得慢,还是心理因素居多。以签证处每天处理的申请数量来看,目前的效率应该是不太低才对。

我这组5个人,我排第四。前面三个,一个探亲,一个交流,一个商务。签证官是个挺好看的金发姑娘,不过下手可不温柔。探亲和商务的,被无情地枪毙。探亲那个,是因为上次逾期离境,犯的是天条,估计以后再签的可能性都比较渺茫了;而商务这个,说是去美国学习某种机器的维护,但却不会说英语,确实说不过去,当然立毙杖下没商量。签交流的,就是那位和我开玩笑的小女孩,紧张得要命,不过签证官根本就没问两句就签了。总结起来,说中文的都挂了……这真是玩笑话,以我的观察来看,拒签还是有理有据的。

轮到我的时候,我都快困死了,还是打醒精神应付。美女签证官来了句How are you,俺也老实不客气回她一个hi。下面是对话实录中文版,俺英文一般,记不得具体字句了——

签证官美女(下称“女”):你到美国开会啊?

我(下仍称“我”):是,参加Lotusphere大会。

女:Lotusphere是个啥?

我:IBM召开的年度技术会议,关于IT的。

女(看表格):你是Journalist?

我(心中暗自得意——要说是reporter的话,没准就问我要记者证了):对了,写杂志文章那种。

女:你写什么样的文章呢?

我:技术评论,关于软件方面的。

(女作恍然大悟状)

女:你说Lotusphere是年度会议,为什么去年你不去呢?

我(暗道:你可太贼了,给爷们挖陷阱啊):去年派的其他同事。

女:你到Lotusphere去做什么呢?

我:参加会议,采访一些IBM的技术负责人。

女:你会在哪儿写文章?美国还是中国?

我(暗道:这算什么问题嘛,还是谨慎一点):中国。

美女侧头想了一下(侧头的样子还是蛮可爱的),好像没什么可问的了,打了几下键盘,拿出一张粉红色纸,撕了半张给我。这当然不是什么破“纸”重圆的信物,只是在很多人眼里,却是相当的宝贵。对啦,就是传说中的签证受理回执了。有了它,意味着你可以堂而皇之地飞往美国本土,接受移民官的另一轮考验。

办妥签证出来时,正好是北京当地时间10:30分。两个小时办完,似乎效率也不比咱们好多政府部门差。这个月21号到25号,我会在佛罗里达的奥兰多开会,找我喝酒的就别打电话了,我估计不会开国际漫游,回来咱们再喝过。

“签证记”的6个回复

  1. 我当初去签证的时候,因为是公司是美商会会员,所以不用电话预约,在签证厅的时间也相对比较少。
    ds156表格你出错这么多次,纯属rpwt,另外其实地址不用写得太精确,没人会来核实的。
    佛罗里达是在东海岸最南面,你现在去,就如去海南一样幸福。

  2. 我去美国签证的时候,因为怀揣着压根不想去的想法,所以大概呈现在了脸上,所以签证官几乎没问我什么问题,就让我过了。我还唠唠叨叨地说,后面还有我的同事,他和我一样目的来签证,签证官烦死了,说,你说过了,我知道了,然后我的同事也很快被打发签过了。
    我看别人签证的经历好象传奇故事一样,但是我却什么都没遇到…

    当然,虽然我拿到了美国的签证,最终还是没去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