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年末小语

那雪下了一夜。

其实是下了两夜。其实还应该加上两个上午。

2006年最后一天下午五点,手机收到气象台短信,黄色预警,明天大雾加小雪。

现在是晚上十一点。祝福短信响个不停,我一个也不复。谢谢,为了你还记得我,或者说,你手机的通讯录还记得我。我们之间,至少还有一毛钱的联系,虽然运营商要扣除其中九分九厘;我相信,至少,我们还剩下这一厘的真感情。

匆匆,太匆匆。不隔音的公寓墙的那一边,一年之间,情侣从恩爱到吵架到大打出手,我是不作声不出面的见证。新年将至之际,隔壁传一声歇斯底里的哭。但是电视上今晚不能哭,泪珠儿春流到夏,秋流到冬,到这一天要暂停。煽惯情的Mic,今晚要煽风点火。

明早看窗外,雪还是会在下吧。十五楼的窗外,雪片随风飞舞,只不下落。落到地上的,免不了车轮碾过,零落成泥,沾染了人家的干净地板。

雪片随风飞舞,飘了这些年,还在飘着呢。

看吧,飘了这些年,还在飘着呢。

还在无边无涯无根无据地飘着呢。

2006年末小语》有2个想法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