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堂

从南到东的旅程
我已飞倦
站在神界与人世边缘
十字弯成一个问号


倦极后
还要再飞吗


看见了
圆顶上一抹阳光


“东堂”的一个回复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