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些树的独白

躯壳是我的痛苦所在
没有躯壳
思想早在洪荒中灭亡
自从神话时代
孤独生长
沉默至今
语言纠结如藤蔓


我生无涯
我恨无涯


“一些树的独白”的一个回复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