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,胡同之夜

      和朋友一起,从美术馆东街拐到钱粮胡同,找一家小的贵州馆子。


      是二月中旬的晚上,天已经暖和起来,树却仍然光着枝丫。我喜欢北方的、冬天落尽叶子的树。和一般人的想象不相吻合,没有叶子的树并不难看。冬日,树影常常横斜在马路上,就算是王府井这样热闹的街道,也会因树影的缘故而瞬时间沉寂。


      不过,今天的树影,却是由月光投射到胡同的青砖墙上的。日间的树影让人觉得沉静,夜晚的树影则显得有些顽皮。风过时,树影就摇动起来,像是在抚摸这老胡同的青砖碧瓦。偶尔走过的三两行人,也因此而显得更加鲜活。


      宁静的、冬夜的、北京的胡同的夜,在酒兴阑珊之后,渐渐浮现了。

北京,胡同之夜》有12个想法

  1. 贵州菜,没吃过得不多。

    而且基本都吃的到位。比如说再花江大峡谷吃花江狗肉,在凯里吃酸汤鱼之类。

  2. 嘿嘿,有些东西你不一定吃过的哦。水城羊肉粉如何?再,酸汤实在不止鱼一种做法,根据我七进七出贵州的经验,很多东西都是可以用酸汤做的,例如鸡,例如排骨,例如鸭子。有人特别喜欢青岩豆腐,我则较喜欢泡椒爆炒板筋。不过,像青椒童子鸡这类家常的东西,才真正叫人难以忘怀呢。

  3. 酸汤的鸡鸭鱼排骨鹅我都吃过。水城羊肉粉也吃过。

    我感觉贵州菜其实有几分类似重庆菜,无定法,一切抓来皆为菜。

    酸汤可以泡任何东西,辣椒可以炒任何东西。有配料,无配料,少配料,多配料,皆可为好菜。

    去贵州比较偏远一些的地方,更有意思,那边根本没有菜单,厨房堆满配料,你只要告诉厨师想吃那些东西,他就随意安排,添加配料(看似随意其实未必随意),配成一桌好菜。实在妙得很。

    炒法不必拘泥,火候不必小心,粗糙有粗糙的味道,细腻有细腻的感觉。

    既有路边一碗放18种配料的豆腐脑,也有基本清汤煮出的牛肉粉,还有随便扔进去干辣椒炒出来的白菜,皆为妙物。

    再配上点米酒药酒之类,对着山风大吃,回味无穷!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