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行补记

      2004年1月31日,从广州东站乘T234次列车北上。不愿回头看送行的人,渐行渐远是最令人伤心的。


      这列火车终点站是哈尔滨,到北京的价格,中铺443元。在两个中铺之间,贴着车壁、在车窗的上方,挂着一个电视。这倒是没有见过的。



      行至郑州,已是第二天中午时分。冬天北方荒凉但壮阔的平原,就在窗外展开来,令人沉思。想起去年到辽宁兴城,路上看到的华北平原。北方的土地,让我明白了什么叫做“祖国”。那些只剩下枝丫的树,并不显出垂死的样子。尽管看不见一点点绿意,你也会知道,它们活着,而且会在第一声春雷响起来的时候,睁眼看这世间。就如车窗边闷坐的女子,也会在车到站的时候,向窗外一笑。



      跟着列车上响起广播,说是快过黄河了。1997年曾经路过一次黄河,感觉并不强烈。而这次却猛然间有些激动起来。打开早上买好的啤酒,拿出牛肉,想在过铁桥的时候,做一回豪爽的事。年少时在长城脚下,于雨声中痛饮二锅头,轻狂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。而今疾驰过黄河,居然又惹起了那时情怀,真是难得。



      然而在过黄河之前,我们已经一鼓作气把酒和牛肉都消灭干净了。此刻,从污迹遍布的玻璃往外看,黄河是朦胧的一片。黄的沙洲和白的水——那水竟是白的——如那年长城烽火台顶上的冷月一般,都是永远不能忘却的了。


“北行补记”的5个回复

  1. 我也喜欢那张黄河。曾试图隔着玻璃窗拍窗外的雪景,但却得到了一片暴光,也许应该把闪光灯关掉?呵何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