旧作之五,以此告别过往

凌晨一点
睡意在噩梦后遁去
绵羊是复数
我因失眠而富有
自从烂醉、肠炎和胃出血盛行
酒已被扫出药箱
所以诗也失神
    人也失意
只在半醒时有些笑傲的快感
而明天的匆匆
注定要在今夜应验
愤怒报复于蚊子
飞溅的
粘糊的
血
谁在乎是谁的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