旧作之四,以此告别过往

我想我胃里该有一把刀
不然
饥饿与酒操什么凶器来宰割
凌晨三点的大散关
失守  失守  失守
躲也躲不住的斗室
江南献身于匈奴
我卑躬于五斗之多的生命

我想我需要一把刀
我想一把刀就足以
割去胃
割去失眠
割去胸中块垒
割去我不值五斗的生命

只是刀已锈蚀
一夜之间
梦已退却
或该醒来
醒来
醒来且无聊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