旧作之三,以此告别过往

诗生于二月,死于七月
二月,取暖器催生一些腐败的气息
诗在被窝、酒瓶、烂醉如泥中诞生
生而沾染蚊子的血
最好窝在乡间
窝在看得见风过的窗前

于是这先天不足的诗
只好死
只好死在七月流火
死吧死吧
既然酒仙已不光顾千亩桃林
既然宝马遗失了香车
既然小马不在云南
还写个什么鸟诗

不如归去
不如埋葬
不如相濡以沫
不如相忘于江湖

希望,生于二月
绝望,生于七月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