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起一个叫邱大立的人来(二)

当然我对此人产生兴趣,也并非完全是因为他的茫然。满街都是一脸茫然的人,不过其中多数都是麻木的茫然。佛家说“当下”,这些茫然的人们,是只知道过当下日子的。不过此人的茫然却有些不同,是碰了别人的壁之后、或是自己树了一面壁然后撞过之后,一时无路可走、但并不悔恨的茫然。

他卖的CD我全不认识,倒是旁边那一叠印刷品吸引了我的注意力。是他自己写、自己花钱印的,当然从法律角度来说肯定是非法出版物,不过并不妨碍他在做另一种非法买卖时顺带推销。并不厚的书,大致是正方形的开本,某种黄底,还有黑白的插图。在署着各种笔名、但作者只有一人的文章里面,对达明一派极尽赞美之辞。当时我是不听达明一派的(现在偶尔听),所以更注意关于Nirvana的部分和插页中Kurt懒洋洋玩吉他的画面。

嗯,这人挺有趣。这样想着,随便拿了一张碟问他能不能拿到宿舍试听。 (待续)

想起一个叫邱大立的人来(二)》有1个想法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