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眠

感觉自己不是自己,或者根本就没有感觉。人要么是醒着,要么是睡着。曾经以为自己醒的,往往是在做梦。管他,有梦也是好的,谁知道到底有没有醒这回事。

在凌晨五点一个激灵——为了自己渐趋浑噩的生命,也为了拼命不陷于浑噩却因此而更加浑噩的努力。人是逐渐瘦下来了,也易怒、焦躁。世界就这样,你说它永远在变化,其实一切都是不变的。就像花,有枯萎的时候,然而之前却是灿烂的。在枯萎以前,花尽直灿烂地绽放;这灿烂就是不变的,这枯萎也是不变的。有人把花种在温室里面,让它在冬天最冷的日子里开放;这些以为让“不变”最终变化了的人,哪里知道他们不过是在欺骗没有眼睛的花而已。在冬日的市场上,人们惊奇地指着叫着:反季节花!其实花儿何曾反了季节?在它小小的心灵里面,满心以为这就是春天了。所以,实在不是花没开对季节,真正反季节的,应该是温室,不,应该是人才对。

这样想着,天渐渐有些亮了。

“失眠”的一个回复

  1. 曾经做过一种一个套一个的梦,也不知现在自己是否真的醒来了,只是还记得当时哭了好久,因为很害怕那种对自我认知的不确定性。现在想来也是一种无谓的执着:世上谁能看清楚自己是谁了?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